法律专家就“杭州富家子弟飙车案”谈罪名定性

来源:互联网新闻 时间:2020-05-02 22:07

日前在昆明召开的第七届中韩刑法学术研讨会上,不久前发生的“杭州飙车案”成为专家关注的焦点。专家通过比较“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和“交通肇事罪”的共同点、不同点后,对“杭州飙车案”的定性作出了判断。同时,对此类案件的法律完善给出了一些建议。

危害公共安全罪与交通肇事罪比较

2009年5月7日,胡斌驾驶小型轿车超速行驶,将走在人行横道上的谭卓撞死。媒体报道:富家子弟胡斌有飙车案底,案发后胡斌打电话报警,然后留在车上守候。之后其母亲赶到现场,对躺在地上的谭卓不闻不问,连续打了40多分钟电话。

此案引起社会的广泛关注。胡斌的行为触犯刑法无可争议,但究竟是构成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还是交通肇事罪,成为人们争议的焦点。从媒体报道看,7月20日法院以交通肇事罪判处被告人胡斌有期徒刑3年。法院认为:交通肇事罪本身就是一种危害公共安全的犯罪;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是故意犯罪,交通肇事罪的主观方面是过失,胡斌撞人后立即刹车并下车查看、报警,说明他对谭卓的死亡内心持否定和排斥态度,是过失心态,因此不构成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胡斌案社会影响恶劣,犯罪情节严重,应从重处罚,其积极赔偿被害人经济损失等理由尚不足以减轻其罪责。

昆明理工大学法学院院长曾粤兴及研究生王晓会,就这一问题进行了深入探讨。他们首先比较了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和交通肇事罪,其联系和区别是:一是两个罪的同类客体都是公共安全,但前罪的客体是概括的公共安全,后罪则是具体的交通运输安全。二是两个罪的主体都是一般主体,但司法实践中交通肇事罪的主体通常为从事交通运输的人员。三是前罪主观上表现为故意,既可以是直接故意也可以是间接故意;后罪主观是过失,既可以是疏忽大意的过失,也可以是过于自信的过失。四是两个罪的客观表现不同,法定刑也不同。前罪的法定起刑点是3年有期徒刑,后罪的法定起刑点是1个月拘役;前者法定最高刑是死刑,后罪的法定最高刑是15年有期徒刑。

从公众对此案定性的关注来看,胡斌的富家子弟身份一再被渲染,体现了人们对“法律面前是否人人平等”的担忧。因此此案的审理结果,才会引起如此大的关注。

“杭州飙车案”定性的刑法分析

依据上述区别和联系,“杭州飙车案”究竟该如何定性呢?曾粤兴进行了分析。

首先,胡斌的罪过形态应是间接故意,即“明知道可能发生+放任其发生”。一是在认识特征方面,胡斌飙车的地点在繁华路段,有常识的人都知道即使晚上8点这里也是行人车辆不断;胡斌的车速后据测定超速;肇事的三菱车被改装过,专家鉴定分析的结果证明三菱车改装就是为了飙车。胡斌不可能不知道此时、此地、此环境下飙车可能危害到行人和他人财产的安全,他的意识里应知自己的行为可能发生危害社会的后果。二是在意志特征上,间接故意表现为行为人放任危害结果发生的心理态度。“放任”即行为人在明知自己的行为可能发生特定危害结果的情况下,为了达到自己的既定目的,仍然决意实施这种行为,对阻碍危害结果发生的障碍不去排除,也不设法阻止,而是听之任之。在闹市飙车,不可能认定行为人具有疏忽大意的过失心态,这是由生活常识、常理可推的判断。

其次,由案情可知,其侵犯的客体是公共安全,即不特定或多数人的生命、健康和重大公共财产的安全。

曾粤兴认为,胡斌在“杭州飙车案”中的主观方面是间接故意,这一点与交通肇事罪的故意形态———过失相背离,这是这宗刑事案件定性的最关键环节,结合案情,其行为符合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的构成要件,所以“杭州飙车案”应当是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根据《刑法修正案(三)》及《刑法》,其法定刑应该是“犯本罪……致人重伤、死亡或者致使公私财产遭受重大损失的,处10年以上有期徒刑、无期徒刑或者死刑。”所以胡斌至少应该被判10年以上有期徒刑。

记者也了解到,目前韩国存在酒后驾驶发生交通事故件数逐年增加的情况,尤其是酒后驾驶引发的交通事故比一般交通事故致死率高24%以上。韩国在2007年底新设立了特定犯罪加重处罚相关法律,规定由于饮酒或药物影响不能进行正常驾驶的状态下,驾驶汽车导致伤害的处以10年以下徒刑或500万韩元以上3000韩元以下罚款,导致死亡的则处10年以上有期徒刑。日本在2001年新设立“危险酒后驾驶致死伤罪”,严惩恶性交通事故肇事者,规定设立5年后,酒后驾驶死亡事故就减少50%。

司法定性标准应准确

近年来,我国各地因飙车致人死亡的事件时有耳闻,相关的判例也不少。如2008年8月6日,北京市朝阳法院认定酒后飙车的单某某、王某等三人犯“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分别处以有期徒刑1年至3年,此案中还没有出现致人死亡的严重后果。2009年7月23日,成都市中院对醉酒驾车致4死1伤的孙伟铭,以“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的罪名,判处死刑。

杭州飙车案余波未平,包括杭州在内的几个大城市又出现了飙车案。曾粤兴认为,如果不对马路飙车行为作出罪责刑相一致的判决,则此类的惨案仍会不停地发生。杭州飙车案具有标本意义,其引发定性之争的关键有以下几点:

一是判断飙车案件行为人的认识因素和意志因素。即行为人是应当认识到造成不特定人员死伤或者财产损失的可能性,还是已经预见。这一点不难判断,飙车者总体上都有强于一般驾驶人员的认识能力和操控能力,从常理推断,其对危害结果发生的可能性应当是有认识的。

二是行为人是自信自己的车技可以避免危害结果的发生,还是放任不管。这个问题比较复杂,既要考虑行为人在行为过程中的表现,也要考虑事故发生后行为人的反应,同时还要考虑行为人的供述。由此,事故发生后行为人不积极采取救援措施的,表明了其放任已经发生的危害后果进一步恶化的心态,同时,也揭示了行为人在此前对可能发生的危害后果的放任。

为了避免对此类案件处理上的重大分歧,王晓会认为应当通过司法解释明确规定:故意飙车造成不特定人员伤亡或他人财产损失的,属于对危害结果的发生已经预见。其中在城镇交通路面飙车的,没有自信避免危害结果发生的充分依据,属于间接故意,即使事后有积极抢救行为,也不足以否定对其放任心态的判断;没有积极救助行为的,不仅能印证其放任心态,而且应作为从重量刑情节考虑。

另一方面,此类案件的处理不应该也不可能完全将刑事和民事割裂开来,尤其是在被告人作出种种补偿被害人的努力之后。如胡斌飙车案中,其亲属已经对死者亲属表示愿给予远远高出正常赔偿标准的补偿,结果法院却不考虑这一情节。这其实透露了一个并不积极的信号———赔与不赔都一样,赔多赔少都一样。可以想见,这样的信号发出后,类似案件的被告人会不再愿意积极主动地进行赔偿,被害人亲属也无法得到物质上的补偿。

此外,案发后的赔偿情况和闹市的飙车都是酌定情节,一个是酌定的从轻情节,一个是酌定的从重情节。对于作用完全相反的两个量刑情节,相关法院却否定从轻情节、肯定从重情节,法理上是说不过去的。(编辑 陈颖)

希腊:首都附近山林火灾数百人疏散 烧美国:数百名青年洗劫超市 顾客惊恐逃美国大选热炒中国话题 专家称美勿把中埃及新“第一家庭”行事低调 第一夫人穆尔西透露愿“联手”伊朗 在中东创造西方谨慎看好埃及新总统 埃以均愿维持外媒高度评价“神九”手控对接与“蛟龙国际红十字会欲进叙利亚冲突重镇 称需土耳其战机遭击落事件持续发酵 北约将专家称保护主义压力增大 各国须推动贸瑞典女子乘飞机邻座暴毙 “伴尸而坐”美女总理吉拉德玩暧昧外交 亲吻李明博威廉王子正式继承戴妃千万遗产 如何花那些年普京带过的名表 有手腕儿 更有疑似朝鲜第一夫人照片曝光 清纯女博士贝卢斯科尼欲再次出任总理 意大选或提希拉里豹纹秀豪乳上杂志 被曝曾在白宫苏格兰“鬼村”挂牌出售 曾是恐怖片取C罗不屑讽刺西班牙未战先怯 称休息3欧洲杯最牛四强开战 西葡对决 德意火美国科罗拉多州山火蔓延 数百人被迫转美国一18个月大女婴被家养食人鱼咬断美国一男子因车祸死亡 家属被要求支付醉酒男子湖中驾船撞击他船 致两名男孩少年欲从售卖机中偷可乐喝 手卡出货口威廉王子继承戴妃千万英镑遗产 需缴税英国担心阿根廷借伦敦奥运会宣示对马岛华裔女议员孟昭文有望成纽约州首名亚裔穆尔西赢得埃及大选 能否摆脱穆兄会掣西葡、德意狭路相逢 欧洲杯现16年最铁路窗口售票预售改为提前10天春节前杭州飞各地的机票全价 早返乡机快递员午夜12点送货吓坏住户 称当天宁波:镇海炼化机器故障火光冲天 称对维权:医生诊断正常 可是挂盐水后病人杭州年底“急卖房”成楼市风景线 低价《新闻007》:嘉兴境内迟迟不能取消浙江省党代会首次实施“提案制” 代表温州城投或介入立人集团重组SONY电视机 老问题重复出现!杭甬运河昨天全线通航 京杭运河有了出上戏美女艺考撞脸女星挽名包拼气质美国五角大楼整治核部队严重军纪问题中国驻突尼斯大使馆通过新华网向全国人跨国企业如新在华涉嫌传销 商务部称正泰国机场等部门将尽力确保“封城”期间伊拉克一征兵站遭汽车炸弹袭击 至少6“动物战士”,你好!大鼠海豚齐上阵(印尼巴厘岛今年外国游客有望破三百万人中国与多哥签署协议加强合作